首頁?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扶貧井連著黨心和民心 ——廣西地礦局助力毛南族整族脫貧記

作者:蘇世峰 黃強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發布時間:2021-01-19 08:56:52瀏覽:370

臨近年關,距離習近平總書記對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作出重要指示已過半年。近日,筆者重返這片曾被喻為“生活在不毛之地的苦難民族”聚居生活之地,尋找廣西地礦局當年在此找水打井的印記,看扶貧找水打井工作如何讓“不毛之地”滋養成“膏腴之地”,讓千百年來生活在這片苦難之地的毛南族百姓脫貧致富奔小康。

脫貧不忘感黨恩

從宜州出發,車行右拐進入環江毛南族自治縣,去往大才鄉新坡村平治屯轉角處,就見赫然豎立一塊溢滿深情厚意的致謝橫牌:“吃水不忘挖井人,脫貧不忘感黨恩”,這14個大紅字在朱瑾花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耀眼。

黨的恩情深似海,群眾總也說不夠。行走百步,在一個十字路口,毛南族群眾用豪壯的宣言在橫牌上作出了向何處去的選擇:“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作出重要指示精神,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收官戰。”再行百步,在青山巍峨之下,毛南族群眾以慷慨之情在橫幅上書寫脫貧奔小康之志:“決勝脫貧攻堅,共建小康社會”。

梳理歷史的脈絡,也許更能深入理解這偉大奇跡何以被稱為偉大的內涵。

毛南族歷史悠久,過去曾叫“毛難族”,意為“生活在不毛之地的苦難民族”,1986年改為“毛南族”。受歷史、自然、地理等因素影響,環江一直是廣西最為貧困的地區之一,全縣大部分地區屬于喀斯特地貌和巖溶山區。毛南族祖祖輩輩生活在大石山中,這里的人常說“出行爬坡上坎、一里掛九梯,石頭縫里種糧食、七分種三分收,秋冬季嚴重缺水、喝水只能靠天”。

要致富先修路,要脫貧先通水。解決喝水的問題是首要之務、重中之重。

然而福無雙至禍不單行,2010年春季,西南5省面臨世紀大旱,廣西作為受災最嚴重的旱區,面臨人畜無水可飲的困境。

為應戰旱災,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自治區人民政府作出有關解決農村飲水安全問題的決定和規劃,從2010年春至2017年春,由廣西地礦局承擔,先后完成了“廣西應急抗旱找水打井工程”“廣西大石山區人畜飲水工程建設大會戰應急抗旱找水打井工程”“廣西大石山區人畜飲水工程建設大會戰找水打井”“廣西‘十二五’農村飲水安全工程找水打井工程”“廣西貧困地區精準扶貧找水打井工程”等多個找水打井項目和任務。

桂林水文工程地質勘察院(現為桂林水文工程地質勘察院有限公司),作為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找水打井項目的具體實施單位,2010年8月派出項目組進駐環江縣,開展環江縣大石山區人畜飲水工程建設大會戰。

項目組在查明環江縣境內水文地質條件、缺水村屯分布和完成缺水村屯1∶1萬水文地質調查基礎上,迅速確定可找水打井區域,當年即為人口在200人以上的缺水村屯成井23口,每天可供開采水量超過3914.4噸,解決了11357人的飲水難題。

從2010年的大會戰,到2013年的“十二五”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再到2016年的精準扶貧找水打井工程,在近6年多的時間里,該單位的地質工作者,足跡踏遍環江縣12個鄉鎮,共為環江縣干旱缺水地區打出81口水井,提交日開采水量12386.4噸以上,解決了28600多人的飲水難題。

種桑養蠶用水解決了

百步一顧,沿著平坦的水泥路來到環江縣平治屯,在村口便可看到一座機井掩映在翠綠的桑樹叢中。在平治屯黨支部書記韋介軍的帶領下,筆者跟隨機井管理員韋價勤撥開齊頭高的桑樹枝走到機井旁,他指著墻上“廣西大石山區人畜飲水工程建設大會戰新坡村平治打井配套飲水工程”的項目概況碑文介紹道,這口井2012年6月竣工,設計供水規模58噸/天,設計供水人口487人,是村里主要飲用水和灌溉用水。

8年過去了,現在水還夠不夠用?維護費貴不貴?韋價勤掰著手指頭算道:一天抽3個小時的水,就夠整個屯的飲用和澆灌用水量,一噸水只要1塊錢的維護費,完全在我們可承受的范圍內。

韋介軍高興地拉著我們的手介紹道,多虧有了廣西地礦局給我們打的這口水井,我們才得以擴大桑樹種植規模,成為我們縣萬畝生態高效桑蠶產業園核心示范區,村民依靠發展種桑養蠶業,紛紛脫貧致富建平頂樓開小汽車。

走進平治屯,確如韋介軍所言,家家戶戶都蓋有兩三層的平頂樓,門口都停有小汽車。在韋介軍的兩層平房旁,他和妻子專門辟出一間約60平方米的養蠶房。別小看這蠶房只有60平方米,一年卻可以給他們家帶來六七萬元的收入,是他們家脫貧致富奔小康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是平治屯乃至整個環江縣的支柱產業。

走進韋介軍的蠶房,白花花的蠶寶寶擠在翠綠肥嫩的桑葉堆中,不斷挪動肥碩的身軀,貪婪地啃食桑葉發出一片“沙沙”聲。韋介軍介紹,他們家養有一張半的蠶蟲,一張蠶蟲可以產絲200斤,現在蠶絲20多塊錢一斤,一年可以養10批次,加起來一年共有六七萬元的收入,比去外面打工強多了,“只要產得出來,基本不愁銷路”。

既然這樣,為何不擴大養殖規模?韋介軍說,屯里在很久以前就有養蠶的傳統,但由于我們的飲用和澆灌用水是從后山用竹筒接的,在干旱時節人都不夠喝,哪還有多余的水去種植桑樹,一年種養的桑蠶夠自己用就不錯了。“桑蠶種養是需水量很大的產業,以我這一張半的規模來計算,蠶蟲一天要吃400斤桑葉,要想擺脫小打小鬧的局面,就得突破‘以桑定蠶’的制約,有地種桑樹和有水澆是關鍵。”

“也正因為有了水井,我們才可以擴大到一張半的規模,一年收入六七萬元,我們已經很滿意了。” 韋介軍的妻子說,現在種桑的澆灌用水是解決了,但以他們夫妻兩人的勞動力,要想擴大規模,一是無地可租,二是勞動力跟不上。

“我們家養蠶規模確實小了點,大戶人家可以養到5張左右,年收入在二三十萬元。”韋介軍說,屯里共有12個村民小組90戶人家,依托廣西地礦局給咱打井提供的灌溉用水,養蠶規模達百張以上,人均年收入達2.5萬元。

山更綠了田更肥了

西里村位于環江縣水源鎮,是毛南族的主要聚居區。進入西里村,需要翻越千山萬壑,在沒有通公路以前,這里號稱只有當地毛南族群眾和飛鳥可以到達。

而且這個號稱“水源鎮”所轄的西里村,卻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貧水村”,因該村位于高山巖溶洼地,洼地本可以在雨季積點水,但巖溶洼地下遍布溶洞,下一點雨,水都嘩啦啦地跑到溶洞去了,所以想靠天喝水幾乎比登天還難。

千百年來,西里村的毛南族群眾為了喝水,一代又一代人爬上高山鑿石覓泉,泉眼像蛛絲馬跡一樣隱伏在千溝萬壑中,如果找到了,就會被視為神一樣得到祭拜,因為那是他們的生命之泉。

為改變“貧水村”的困境,2013年,一支英雄的找水打井隊伍來到這里勘探。

專業技術人員在龜裂的土地上,攤開水文地質圖,用羅盤打著方向,尋找著水源的蛛絲馬跡。大石山區巖溶較為發育,水文地質條件復雜,往往相差幾厘米,就有可能錯過水源。為提高找水打井的成功率,在水文地質工程師初步確定水源位置后,往往還要安排物探工程師沿著橫向和縱向布置物探工作,以驗證水文地質工程師的初步判斷。通過水文地質調查與物探相結合的方法確定的井位,往往一打就一個準。

鉆探需要用到鉆機,但當時高山阻隔路難行,為了把鉆機扛進來,廣西地礦局的找水打井人通過肩扛手提的方式,一步一移將設備運進來。鉆機鉆探不僅要用到柴油,還要用到水,沒有水怎么辦?

看到廣西地礦人無償為他們打井,當地群眾紛紛把家里珍藏的“生命之水”獻出來,因為他們相信,那些頭頂草帽、手拿羅盤的地質人,一定有本領把水從地底下打出來。當鉆機轟隆隆地響起來的時候,他們就守在旁邊翹首以盼:60米、70米、80米,鉆機鉆進到90多米的時候,一股白花花的水沖天而起,當地群眾歡呼雀躍,更有老人跪倒在地,用曾經祭拜山泉的敬仰之情獻給共產黨的找水打井人。

水不愧是生命的源泉,西里村自從有了充足的水源,山更綠了,田更肥了,水塘也滿了,當地毛南族群眾依靠充沛的水源發展土香鴨養殖增收脫貧奔小康,日子越過越紅火,幸福的生活就像這水長流。

網站編輯:宮莉

上一篇:步履鏗鏘踏歌行 ——江西省地礦... 下一篇:洛寧成為河南儲量最大銀礦基地

聯系我們 隱私與安全 法律聲明 行業機構 舉報郵箱 民企清欠信訪 房租減免問題投訴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羊坊店東路21號中國煤地大廈100038 聯系電話:010-63903775 010-63903982 郵箱:zgmtdzzj@ccgc.cn

版權所有:中國煤炭地質總局  京ICP備05010121號  技術支持:北京華瑞天啟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直播360